第八百八十四章 偷吃长生药的徐福

王霄早就想过会遇上剑圣,自然也是想过会领教那一招超出想象的剑二十三。

他在屏幕上看过这一招,当时想的是,只要精神力量足够强大,就能摆脱剑意的压制从而可以活动。

只要人能活动,那打破剑二十三就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当他真的被无穷的剑意所笼罩的时候,才愕然发现,屏幕上看到的终究与现实不一样。

“这不可能!”

树欲静,风也静止了。

仰着头展颜露出笑容的明月,目光之中还是满满的水意。

一旁拉着马车的驮马,响鼻欲打未打出来。

驾车的于岳,咧开嘴正要和车厢里的女儿说些什么。

王霄甚至能够看到于岳中午吃过饭沾在牙上的菜叶。

四周的空间像是被封锁了一样,就连呼吸都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凭借着自己超强的精神力,王霄用力握紧了拳头。

在四周所有东西都被剑意所压制,而无法动弹的时候,王霄缓缓下了马。一步一个脚印的向着远处的路边小树林走去。

强大的感知能力告诉他,这股威压的来源就在那边。

剑二十三,是剑圣用自己的生命力作为驱动燃料,所发动起来的一个密闭空间。

在这片空间之中,除了剑圣的元神之外,任何东西都被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剑意所压制。

思维还在,还可以看见东西。但是就是不能动弹。

而王霄居然能在如此重压之下移动,让明月她们在绝望之中,眼睛里浮现起一抹希翼。

不过,王霄走的很慢很慢,而且剑圣察觉到他之后,几乎所有的压力全都向着他扑过来。

一瞬间,王霄就感觉亚历山大。

王霄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强大的精神锁定。

然后一股锐利的剑气,刺破空气直冲他的心口而来。

强大的剑气让王霄心口位置的衣服瞬间灰飞烟灭,不过打在王霄的身上的时候,仅仅只是破皮流血,却并没有像是想象之中的那样直接击穿心脉。

王霄顿住脚步,目光看向了树林。

“有意思。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已经许久未曾流淌液体...是血液的王霄,向着剑圣发出了挑衅“你就这点本事?”

那边的剑圣也是燃起了斗志,他已经太久未曾遇上过如此强大的对手了。

他的周身剑气肆意,恐怖的剑气撕裂空气,汇聚成一柄可怕的利剑,呼啸着刺向了王霄。

在危险的面前,王霄也是爆发了。

之前被吸收之后就没什么表现的凤凰血,疯狂燃烧起来。

磅礴而又火热的力量,瞬间涌遍了全身。

还有那蕴含在他丹田之处的庞大雷电的力量,也是在刺激之下爆发出来。

王霄的身边环绕着旋风似的火焰,间或之中还有电光游弋。

剑圣对他的精神压制,在这一刻彻底被打碎。

王霄竖掌曲指,迎着飞射而来的利剑直接对了上去。

一瞬间,火焰与电光齐飞,澎湃的力量冲击形成可怕的环状冲击,席卷了四周的一切。

许久之后,一切才重归于平静。

身上衣服直接被冲击力暴衫的王霄,迈步走到了剑圣的面前。

名动天下的剑圣,实际上只是一个寿命将尽的糟老头子。

可看人不能只看体格,就是这么个糟老头子,凭借一手让人难以置信的剑二十三,差点让王霄阴沟里翻船。

如果不是他的底牌太多,之前那一下,差不多就得让王霄强行结束任务跑路了。

“老头,你很厉害。”

王霄看着站立不动的剑圣“不过也就如此了。”

他抬手轻轻碰了一下剑圣的肩膀,这位让雄霸都要退让三分的顶尖强者,就好似一片枯叶似的向后倒下。

之前在王霄打破剑二十三的时候,剑圣就已经被强大的反噬之力震碎了元神。

而没有了元神,剑圣的身躯自然也是随之死亡。

实际上在用处这一招之前,剑圣就已经是油尽灯枯,随时可能会死。

他原本是想要去找雄霸,为无双城报仇的。

可走到半路就听说雄霸被徒弟杀了,没有了目标的剑圣,考虑一番之后,感觉自己用毕身的力量参悟出来的终极一招,剑二十三,总不能连个面世的机会都没有,就跟着他自己一起烟消云散。

所以他干脆去找王霄,因为独孤一方是王霄干掉的,而雄霸听说也是被王霄打败的。

这样的人,有资格接他一招剑二十三。

之后就是前边那些,在王霄他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剑二十三的强大力场就直接笼罩下来。

平心而论,面对这一招的时候,哪怕是雄霸也扛不住。

剧情里的雄霸之所以能逃脱,是因为聂风无意间触碰了元神出窍的剑圣的身躯,直接导致剑圣功败垂成。

而此时此刻,剑圣却是将这一招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可也就是在极致的时候,被王霄当面硬碰硬的打垮。

他输得不冤。

就像是那句话说的那样‘我们家三代人的努力,凭什么你十年寒窗就追上。’

王霄在这么多的世界之中,利用炮火连天的间歇休息时间,辛辛苦苦的锻炼自己,凭什么输给这个糟老头子。

直到这个时候,明月她们才急匆匆的跑过来。

看在被楚楚和孔慈一左一右夹着的现充步惊云,王霄板着脸转向了想要说话询问的于岳。

“是剑圣,不清楚他为何突然对我们出手。”

王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或许是他活腻味了,想要提前结束自己的寿元。”

“没想到居然是剑圣。”

于岳唏嘘的说“他可是世间最顶级的强者了。之前那一招出来的时候,我甚至被压制的动弹不得。聂风,你比他更厉害。”

“这还用说。”

王霄揽着明月往回走“我可是枪出如龙的皇者。”

------

几天之后,一行人抵达了目的地,拜剑山庄。

拜剑山庄这里的故事也挺有趣的,他们打造的绝世好剑,需要集齐贪嗔痴的血液祭剑才能出世。

而王霄在这儿,却是见到了一个意外的身影,断浪。

看到王霄的时候,断浪的目光之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怒意。

之前他被生死符折磨的时候,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足以让他铭记一辈子。

现在看到给了他这份痛苦的王霄出现在眼前,没有动手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王霄。

“喂。”

王霄毫不犹豫的走过来,看着紧张戒备的断浪“你怎么活下来的?”

断浪冷哼一声,表示我不想跟你说话。

‘呛啷~~~’

王霄拔出无双剑,直接横在了断浪的喉咙前“回答我的问题。”

拜剑山庄的实际控制人,剑魔上前想要劝说几句。

毕竟断浪是代表着剑痴,绝世好剑出世必不可少的存在。

王霄一个冷漠的眼神看过去,已经走到半路准备开口说话的剑魔,下意识的转身又哪里来回哪里去。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断浪发狠,红着眼睛瞪着王霄。

听他这么一说,王霄反倒是笑着收起了无双剑。

上前一步轻松制服断浪,抬手揽着他的肩膀“咱们可是好哥们,你就跟我说说呗。”

断浪依旧是红着眼睛瞪着他。

“哎~~~这是你自找的。”

王霄叹了口气,慢慢的拿出了水囊。

看到王霄倒水在手中,断浪不由自主的眼皮抽搐起来。

这一幕何其熟悉,当初在无双城外的山崖上,他逃跑的时候回头看来着,看到的就是王霄用水囊里的水凝聚成冰,然后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种可怕难耐的瘙痒感觉,让他到现在都难以忘怀。

“是一个全身都包裹在冰块里的怪人。”

从回忆之中打着冷颤回过神来的断浪,毫不犹豫的说“是他出手解除了我身体里的禁制,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md。”

王霄骂了一句,不过很快对断浪解释“放心,不是骂你。你还不够格被我骂。”

这话说的伤害力不大,可侮辱性极强,断浪更加生气了‘你还不如直接骂我呢。’

王霄的确不是再骂断浪,而是在骂那个全身包裹在冰块里的人。

他知道那人是谁,风云世界中期的大boss,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妖怪。

原名是徐福,就是为始皇帝求长生药的那个徐福。

他抓住了神兽凤凰,用凤凰血炼制出来了不死药。不过这不死药没给始皇帝吃,而是他自己吃了。

害怕始皇帝干掉他,就逃跑去了东瀛。

之后数百年,东瀛强者辈出,他害怕被干掉又跑回了中原。

然后就是以不同身份加入武林各大门派,利用千年时间习得万家武学之长,自创绝世独门武功圣心诀。

一度成为武林盟主,也曾登临九五,逐鹿天下。

漫长的生命之中,他逐渐开始变态。把自己当做支配世界的神明,开始各种奇葩操作,只为让自己开心。

而且他因为活的太久,所以非常怕死。整日里都是躲藏玄冰之中。

别看他现在救了断浪,可剧情之中,却是死在了断浪的手里。

而他现在的名字,叫做帝释天。

从剧情上来说,帝释天是中期才出现的。没想到居然这么早就出来了。

王霄不想跟这种老妖怪去打架,打赢了没好处,打输了更是要跑路。

想到这里,王霄转向剑魔怒吼。

“你还等谁请客吃饭呢,快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