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四章 神箭相助敌将没

随着箭手们的欢呼,数百声弓弦响动,长箭破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与一般的长杆狼牙箭击发时的破空之声不同,这些加长近一倍的巨箭,其凄厉的怪啸之声,几乎能与那八石奔牛弩相提并论,数百枝巨箭同时发射,其声势如同巨浪滔天,让闻者有撕心裂肺,气都喘不上的感觉!

不少燕军的甲骑,不自觉地掩住了耳朵,前方的几个骑队长大叫道:“敌军箭袭,快举盾护卫!”

不用这些队长们提醒,前排几列的骑士们,几乎已经是本能地举起了盾牌,在自己的身前头顶挥舞,他们这些身经百战的骑兵们都相信,只要护住了头,胸等要害部分,不至于给直接射中,那挺过这一波箭雨袭击,就可以进入突击敌骑的状态了,到了那时候,铁索连环的俱装甲骑,会碾平这个营地里的每一个敌人!

“噗嘭”,箭枝击中躯体,破甲入肌的声音不绝于耳,间或地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本来端坐马上的燕军甲骑们没有等到意料之中射中盾牌和盔甲的敌箭,不少人惊讶地放下了手盾,向前看去,却只见自己的座骑的马头之上,插了几枝到几十杆不等的羽箭,不,与其说是箭枝,不如说,象是短矛,断槊!

两尺长的这些巨箭,生生地击穿了这些战马的面甲,更有甚者,是直接透眼而入,俱装甲骑的战马虽然也披甲,但防护力和厚度远远无法和这些骑士们身上穿的盔甲相比,因为刚刚套索,现在还处于走马的状态,硕大的战马,就成了二百步以内的神箭手们最好的靶子,几乎每一组每一队箭手的射击,都把目标的马头射成了刺猬一样,这些可怜的马儿,甚至连悲嘶都来不及,就此毙命,两腿一软,无力地瘫倒在地,一命呜呼!

一匹马儿倒下,两匹马儿倒下,紧接着,就是整个一排五十多匹战马,全部扑地,有些未被射死的马儿,因为左右相邻的战马倒下,被它们捆着的铁索所带,也跟着倒地,而端坐马上的这些骑兵们,大多数被突然倒下的战马,直接给压在了马身之下,完全动弹不得,刚才还如同坚不可摧的移动城墙的几排俱装甲骑,几乎在一轮箭雨打击之下,就成了人仰马翻,滚落一地,场面变得无比地混乱。

徐赤特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前方的场景,对左右还在射击的箭手们大声道:“兄弟们,看到没有,只要射贼先射马,那这俱装甲骑,就是百无一用的废物,再强的骑兵,离了战马也无法作战,快,趁着他们这会儿转身不灵,也冲不进来,给我瞄准了射击,一匹马也别放过!”

另一座箭塔之上,毛德祖的弓箭转向了另一边,那是捉对厮杀,还在混战之中的两军骑兵,他的箭头慢慢地指向了这个战场的中央,檀韶和可足车儿的搏斗,已经从阵前打到阵后,仍然是各不相让,双方怒目圆睁,虎吼声连连,只为了能在下一招攻击中,把对手毙于马下!

可足车儿咬牙切齿地说道:“晋贼,你的死期到了,等我军的后队骑兵一冲过来,管教你们个个死无葬身之地,识相的快点滚,也许还能保条小命!”

他一边说,一边手中的大斧半点也没停下,左一下,右一下,虎虎生风,招招不离檀韶的要害。

檀韶一边挥舞着大戟,抵挡着这一下快过一下的斧击,一边笑道:“索虏,你怕是看不清楚状况吧,你的后队骑兵,现在在哪里?”

他说着,大戟转刺为横击,一抡一荡,直接磕中了大斧,把这把宣花大斧给生生荡开,连带着可足车儿,也连人带马跳出了三步之后,这才勉强站定。

可足车儿本能地想要去骂当面的敌人,但还是忍不住向后看了一下,这一看不打紧,当他看到那遍地倒下的骑兵和战马时,他的嘴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足车儿喃喃道:“不,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幻觉,一定是幻觉!”

突然间,可足车儿只觉得两眼一花,一箭破空而来,直接从他的两眼之间的眉心位置贯入,这一瞬间,可足车儿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脑浆给射得迸了出来,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只觉得两眼一黑,然后,自己的身体开始下坠,进入那无底的深渊之中。

檀韶眼睁睁地看着几步外的可足车儿,给一箭毙命,翻身落马,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后方的刘钟,大声道:“阿钟,不是早跟你说了不要你出箭相助吗?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能打的,你却给他一箭干死了!”

刘钟正在挥舞着长枪,拨挡敌方兵器的同时,时不时地一下突刺或者点击,把正面的对手刺落马下,凡是落马的敌骑,往往来不及挣扎起身,就会给飞奔上来的几个吴地轻兵,剑刺锤击,在地上就断送了性命。

刘钟这会儿正好刺落一个敌骑下马,他抹着脸上的汗水,对着檀韶沉声道:“阿韶,不是我射的,我现在哪有多两只手射箭?”

檀韶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转头看向了远处的箭楼之上,只见不停地有羽箭射下,对着战场中的燕军甲骑们,挨个点名,百步左右的距离上,射中这些几乎停在原地格斗的燕军骑兵的面门要害之处,可比在百步外平时训练时射中铜钱大小的红心,要容易得多,靠了这些箭手的相助,几乎四五分钟的时间,就有两百多名燕军骑兵给射毙于马下,失去了当前对手的晋军骑兵们,很快就转而去围攻那些靠得最近的敌骑,原本势均力敌的战况,因为这一系列的意外发生,而变成了一边倒。

檀韶哈哈一笑:“阿钟,这些燕军已经不成问题,而后面敌军的甲骑冲锋,也给大石头他们解决,现在,我们继续按计划行事,直冲敌军将旗,突完这阵后,就去阵外杀敌军主将,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