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江黎受伤了

人群中,关沐曦就见到高台上站着一位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景帝和大红色凤袍的皇后,但也只是匆匆一瞥,没太注意。

“东陵皇室关系复杂,去了若是能避开尽量避开。”

景千宸不知何时来到关沐曦身边,跟她说话,带着几分提醒。

“谢谢太子提醒。”

“有我在,全部都把心放进肚子里吧!”江黎笑呵呵的对着景千宸他们说道。

“关先生,江少爷,该走了。”

不远处马车上,王培冲他们喊了一声。

“那我们就先走了。”她稍稍颔首,随后便上了一辆马车,江黎是走在队伍前面,骑马前行的。

关沐曦刚上马车,掀开帘帐,景菽然那张阴柔妖孽的脸庞赫然映入眼帘。

“抱歉。”她说的平和,似乎没有因为上错马车而惊愕,语毕,便放下帘帐欲要下去。

景菽然将帘帐掀开,说道:“就坐本王这辆吧,路途尚远,这辆马车比别的舒服些。”

关沐曦嘴角微微弯起,勾起一抹笑意,谢过他,便进了他的马车。

余太师和景帝说了一番话后,就朝着队伍处走去,看了一眼人群却没见着关沐曦。

“关先生可来呢?”

“关小姐已经上了马车,就等太师您了。”小书童如实回道。

余太师点了点头,随即上了为他准备的马车,里面坐着的还有韩太傅和韩霖。

“启程。”太监尖着嗓门喊了一声,浩荡的队伍开始出发。

关沐曦坐在景菽然的对面,翘着个二郎腿,胳膊肘搭在窗旁,一手撑着额头,闭目养神,眉眼间露着几分倦意。

景菽然似是在与她闲聊:“昨晚没休息好?”

她轻声应了个“嗯。”整个人都显得懒洋洋的,没什么精神。

景菽然没再说话,继续翻看手中的书,车被一片安静,偶尔只能听见他翻书时的沙沙作响声音。

一路出了京城城门,朝着东陵的方向驶去。

暗九从城门口回来,夙寐正在穿衣,就听他站在屏风外回禀道:“关小姐已经出了城门。”

“嗯。”他随口应了一声,随后与他说道:“暗三和暗六到东陵呢?”

“昨晚便已经到王府了。”

“等景国队伍到了,就让他俩暗中保护关沐曦,尽量让她避开皇室的人,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东陵皇室,关系混乱,你阴我炸的,与他们接触,弄得不好被啃的骨头不剩。

“是。”

去了书房,阿封又拿了几封书信放在书案上,每个信封上都写了个密字。

随手打开一封,是关于边疆的,蛮族已经按耐不住,开始不断有小动作。

队伍差不多已经离开景国边界,下午时分,太阳也开始慢慢下山。

关沐曦才掀开眼帘,抬眼就见景菽然悠闲自在的喝茶,她蹙了蹙眉,掀开窗帘。

五月份的下午,太阳已经开始下山,郊外野草疯长,偶尔树上枝头会有鸟鸣声。

关沐曦心里莫名的透着一些燥意,眉心皱成了个川字,景菽然见她不耐烦的坐在长凳上,翘着个二郎腿,伸手将衣领扯松,动作有些粗鲁。

她恍然想起在上一世,她入何毅陷阱前,在车里时也是这般内心莫名的烦躁。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股强烈的不详预感,俯身将马车帘帐掀开,目光朝前方看去,可前面几辆马车挡着看不见江黎的身影。

“小姐可是有事?”云舒与车夫坐在外面,见到关沐曦从车里露出半边身子,十分不解的问道。

“没事。”她说道,面色清冷凉薄。

放开帘帐,身子又坐回了原位。景菽然放下手中的书,见她不耐烦的模样,不解的问道:“怎么呢?”

“没怎……”么。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车外有马匹受惊,向天长鸣的声音。

“出什么事呢?”

关沐曦刚舒缓的眉心顿时皱成了个川字,出了马车站在站板上,目视前方。

“应该是哪辆马车的马受了惊吓,关小姐不必担心。”车夫向她解释道。

悟澜骑马走在江黎旁边,一脸严肃认真的环绕四周,随后与江黎说道:

“少爷,这儿不对劲。”

“记得保护好关沐曦。”江黎自然注意到周围环境的不对,沉声对悟澜说道。

“是。”

关沐曦依旧站在站板上,一颗心始终静不下来,感觉将会有什么事发生。

“小姐要不回车内坐着吧!”云舒抬头与她说道。

可话刚说完,眼前便陷入一片混沌,关沐曦蹲下身子将云舒摁在自己身下。

云舒吓得不轻,待关沐曦放开她的时候,四周插着的都是长箭,还有马匹受惊的哀鸣声。

“保护好太师和二王爷。”前方一个将领喊道。

荒芜的空地瞬间出现一群黑衣人,手持长剑,面貌被遮住。

那些黑衣人蜂拥而至朝着队伍前面的江黎下起杀手,江黎心系关沐曦,一边抵抗一边朝着后边的车马跑过去。

“我……我们遭,遭遇到刺客呢?”

有夫子吓得捏紧手中的书,像是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余太师掀开帘帐提着一颗心向外看去,恍然一把锋利尖锐的长剑朝他劈来,吓得他瞪大了眼睛,身体僵硬,不知道动弹,正以为自己的命即将丢在这儿时,突然一把弓箭朝这边射来,准确无误的穿过那黑衣男的脖颈,当场倒地。

他朝着那个及时杀了刺客的人看去,就见关沐曦已经跳下了马车,周边恍然围了几个刺客。

关沐曦半眯着眼睑,目光放在那几个手持长剑将她围绕一圈的刺客,手指紧紧握成拳头,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见江黎一脸慌张的朝她跑来,吸引了所有刺客的目光。

“你去马车里待着。”

江黎趁空朝她说道,十分迫切与担心,话刚说完就有几个黑衣男朝他攻击过去,刀刀致命。

“啊~”

身后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喊声,关沐曦下意识的回头,有个黑衣男子的刀剑正对准了云舒的脖子,似是下一秒就能要了她的命。

她翻身一跃,抬腿一脚踢在男人的脖子上,将男人的身子踢歪,她趁隙伸手将云舒拉到自己的身边。

抬眸冷眼扫过那辆马车,里面的景菽然依旧坐在里面未动分毫,似乎这场突然而至的刺杀与他无关。

被她踢倒的刺客已经直起身来,目光凶狠,恨不得立刻杀了关沐曦。

“小姐小心。”

关沐曦还在看景菽然的马车,刺客的剑锋已经对准着她刺过来,斜眸瞧他,速度极快的一个侧闪直接躲过他的剑刃,正当那刺客还停留在上一秒关沐曦极速躲他的剑刃时,她已经来到他的身旁夺过他手中长剑,毫不犹豫的一剑割喉。

前方被劈碎了马车后畏畏缩缩站在外面的夫子们,瞪大了眼睛看见关沐曦杀人的场面,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江黎也没想到关沐曦的身手并没有那么差,刚才以为关沐曦会打不过那名刺客正想要冲过去,却被身后的刺客偷袭,背部受了伤。

又有两个刺客朝他杀来,悟澜欲要过来保护他,却被几个刺客拦住。

很明显,这是一次针对江黎的刺杀。

江黎不禁皱眉,背上的伤口被他撕扯的更是厉害,一身锦衣蓝袍浸满了鲜血,十分扎眼。

关沐曦想也不想的冲了过去,将要冲来的刺客一脚踢退了几步,云舒害怕的不得了,拉着她的衣服想要紧紧跟在她身后,可见她冲进人群,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只不过从刚才在马车上她护着自己时,她就开始将关沐曦看成自己的救世主。

关沐曦加入战局后,江黎明显轻松了不少,只是被人逼到了马车边,刺客与他打斗时,关沐曦余光就见他身后忽然冲出一个刺客手持长剑,剑锋对准了他。

“江黎,闪开。”

她声音很大,几乎所有人都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江黎刚将眼前的刺客解决掉,回眸就见那个刺客离他越来越近,一时忘了反应愣在原处。

关沐曦向他身前冲了过去,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旁边吓得脸色铁青的云舒拉了过去,挡在江黎身前,一剑刺入云舒腹中,血流成河。

云舒木纳的回头,目光空洞无神,明明上一刻她还将自己护在身下躲了弓箭,躲了刺客,可下一秒自己就被她拉过去毫不犹豫的当成盾牌挡在江黎身前。

她分明努力的将自己救下,却也毫不留情的亲手送上死亡。

“小姐。”

关沐曦就见她嘴上咧开一抹笑意,嘴角不断向外流血,红的让她觉得十分刺眼。

“抱歉。”

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清冷凉薄的容貌多了几分歉意与愧疚。

恍然有刺客朝着关沐曦杀来,她只感到鬓角碎发有几分拂动,眼前一阵青影略过,再回头时,就见景菽然已经将剩下的几个刺客解决掉。

或许几个刺客已经是受过伤了,景菽然解决的毫不费力,神色悠然的将关沐曦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说道:“没事吧!”

江黎与他站在她的身旁,显得格外狼狈,湖蓝色锦袍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唇瓣也跟着愈发苍白,下一刻整个人便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