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节

小晚毫不客气地问:“大哥,那我御前献艺的时候,你能在一边帮我吗?”

囚牛愣住,凌朝风干咳一声,在妻子额头上轻轻一敲:“得寸进尺。”

“大伯!”霈儿从后院跑来,立刻扑进囚牛怀中。

领着霏儿和霁儿来的张婶,自然不认得什么龙长子,只当是凌朝风在外结交的江湖朋友,热情地说:“留下吃了饭再走吧。”

凌朝风笑道:“大哥若不忙,多留一会儿,指点指点小晚。”

囚牛原本只是来送琴,却被客栈里的人热情款待,第一次尝试了人间烟火。

言笑间,告诉小晚,最近天庭上常有神仙私自下凡,越来越多的神仙夹带凡间美食进入南天门,李天王那次亲自带人看守,结果抓到的小仙,却是说玉帝让他们去凡间找的。

玩笑也好,真的也罢,上界的事,都和凌朝风小晚不相干,霈儿将来还会回去,可他们,早已决心踏踏实实做一辈子凡人。

凌朝风本以为兄长来,是要劝他入山修行,结果囚牛只字不提,临走时还和小晚使眼色,叫得小娘子十分高兴。

“你是不是要大哥帮你了?”凌朝风一下就看穿妻子的心思,“这下不用再好好学了是吧。”

小晚得意地说:“我又没求你,你生气什么?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打算学了,万一大哥那天没空来帮我呢?人啊,还是自己最可靠。”

张婶来回收着碗筷,为他们在说什么,小晚随便敷衍了过去,张婶见外头这个时辰了天还亮堂,笑道:“日头越来越长了,皇后娘娘,也快生了,你们准备准备,上京去吧。”

小晚这才正经了几分,口中默默念:“希望娘娘这一次,能得偿所愿。”

京城里,日落黄昏时,皇帝忙完朝务赶回涵元殿,太医正在为皇后把脉。

这几日,几位太医意见相左,已经琢磨了好几天,有人说皇后怀的是双胞胎,又有人说只是胎儿偏大,搅得项润十分不安。

“到底怎么样了?”项润压着脾气和焦虑,问道,“娘娘的身体如何?”

太医们总算给出了确切的答复,向皇帝禀告道:“恭喜皇上,娘娘怀了双生子。”

皇帝眉头不展,紧张地问:“朕听说,孕妇产双生之子,十分危险?”

太医们不敢隐瞒,将各种可能发生的危险告知皇帝,项润面色越来越沉,问道:“娘娘知道吗?”

正文297帝王情深

太医正欲回答,只见皇后的宫女缓缓走出内殿,躬身道:“皇上,娘娘请您进殿。”

项润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轻松愉悦,撂下一众太医,阔步进门来。

大腹便便的似烟正靠在窗下的贵妃榻上,这些日子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即便她每日强打精神,皇帝也看得出她的辛苦,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还不能表露出来。

“太医说是双生子。”项润进门便道,“怎么会是双生子。”

似烟问:“皇上不高兴?”

皇帝不愿再隐瞒,露出焦虑神情:“朕听说,产双生子十分危险,或是伤了孕妇,或是损了后出生的孩子,对你而言,都是痛苦,对朕亦如是。”

似烟轻轻拉着皇帝的手,便是道:“皇上是英明之君,有些话,我们夫妻之间,可否坦诚相待?”

“烟儿?”皇帝心中不安。

“皇上。”似烟的手指用了力道,紧紧缠着丈夫的手,“分娩时,我若有不测,皇上将来再立后宫时,倘若我产下的仍是公主也罢,若是小皇子,请将他送到我哥哥身边去。让他成为哥哥的养子,不要让他在皇室长大,不要让他有机会继承皇位。”

“你在胡说什么?”皇帝又恼又急。

“皇上,答应我。”似烟道,“我不愿他成为新皇后的眼中钉,权当我小人之心,请皇上体谅我做娘的心情。”

项润道:“那你可曾,体谅我的心?烟儿,你若离去,我此生不再立后。母后从小教导我,要娶心爱的女子为妻,这一生除了你,我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你要我去娶哪一个?

似烟含泪道:“皇上,不要说赌气的话。”

项润道:“不是赌气的话,你若不想握痛苦,就不要离开我。烟儿,别怕,穆小晚不是也生了双胞胎,她那样娇小孱弱,从前还受过那么多苦的身体,不是也平平安安了?天下那么多双生子的母亲,都挺过来了,你也一定行的。”

似烟点头:“皇上,我会拼尽全力。”

皇帝捧着妻子的手,轻轻吻过她的手指,他已经在心中笃定,若有万一,宁愿不要孩子,也要保住妻子。

“烟儿。”皇帝说,“待你分娩后,养好身体,就把京城的女学办起来,让有志向的女子也有机会进入朝堂,到时候我们给学堂起个好听的名字,让这个名字流芳百世。这次我们不着急,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来实现这个心愿。”

“是……”似烟含泪,她心中怎忍与丈夫生死相隔,但这些日子的辛苦,已经叫她快熬不下去,身负两胎的辛苦,不知该如何与人描述。

在丈夫的安抚下,似烟得以短暂的安眠,项润悄然退出内殿,太医们仍在等候,他问:“娘娘何时能分娩?”

太医应道:“娘娘身怀双胎,极易早产,臣等会与稳婆医女日夜守候,随时为娘娘接生。”

项润的手指捏得咯咯直响:“你们千万小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皇帝看来度日如年般的时光,在小晚眼中,却是怕不够用。

在她能顺畅地弹下一整首乐曲后,指尖的技艺和感觉便开始停滞不前,没有了初学时的热情,也没有了入门后的兴奋激动,心中努力想要往更高一层去,却是怎么努力,也毫无进展。

小娘子渐渐有些心灰意冷,楼上传来的琴声越来越随意敷衍,偶尔还会出现焦躁的音律,吓得霏儿缩在张婶怀里。

这日凌朝风算完一笔账,抬头忽然发现楼上安静了,似乎已经很久没发出声响,他将账本收好,从后厨端了一碗冰镇的酸梅汤,缓缓走上来。

小晚正坐在窗下发呆,抱膝成一团,悄无声息地靠在椅背上。

凌朝风悄然走近,将冰凉的碗贴在小晚的面颊上,小娘子一惊,见是相公,便生气地说:“你别来招惹我,我现在脾气大着呢。”

“喝碗酸梅汤消消暑。”凌朝风好脾气地说,“天气怪热的,不怪你有脾气。”

小晚捧着碗,慢慢地喝了一口,酸甜爽口沁人心脾,但身上的火易消,心里的火可不好对付,她委屈地问:“相公,为什么我越弹越差了,就快没信心了。”

凌朝风笑道:“你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每一次进步都是惊喜。现在你会了些,就反过来每天发现自己的不足,心情自然和之前不同。但这是好事,师傅不是说,你这样能看见自己不足的学生,才有前途吗?”

“但是越来越灰心,我怕到时候,在娘娘面前,一个音都弹不出来。”小晚放下碗,很自然地往相公怀里钻,“相公,我们装傻,不去京城了好吗?”

凌朝风笑道:“在我看来,娘娘未必期待你弹出什么惊人的天籁之音,娘娘是希望你不要随意放弃自己喜欢的事、想做的事,不希望你只会围着三个孩子转,或成天在客栈里打扫收拾。”

“真的?我若弹得不好,娘娘不会怪我?”

“那是自然的。”

“娘娘真有心。”

“所以啊,她才能是皇后。”

小晚愣了愣,伸手掐着相公的脖子威胁:“你是不是又在笑我傻,看不起我投生了一个乡下丫头?”

凌朝风投降:“我哪里敢?”

小晚不服气地说:“你家的小金龙小麒麟还是我生的呢。”

此刻后门井边,霈儿感受到召唤,独自跑来,被封印了法力之后,他许久没有这样的感觉。

只见一条银光闪闪的小龙从天上游下来,和霈儿一样,有着圆滚滚的身体,他就要去京城投胎转世,特地来和小堂哥打个招呼。

“你可别让娘娘太辛苦,早些生出来才好。”霈儿对着堂弟说,“等过些日子,我就去京城看你,不过那时候,你就不记得我了。对了,另一个孩子是从哪儿来的,你知道吗?”

“要见了面才知道,现在我也不知道。”银色的小龙,在天上翻了个身,“哥哥,我走啦。”

他们约定待今世圆满后,在天上相会,堂弟就悠哉悠哉地往京城方向游去。

霈儿朝堂弟招了招手,张婶恰好端着洗衣盆从后门出来,好奇地问:“霈儿,你在和谁说话呢?”

“没有啊,那里有只鸟儿。”霈儿赶紧敷衍,帮着张婶搬凳子打水,哄得姥姥十分高兴,他再往远处看一眼,一抹银光慢吞吞的移动着,看样子,娘娘这几天就要生了。

京城皇宫里,已然万事俱备,长公主这几日就住在宫里,好随时陪着弟妹分娩,有热情爽朗的皇姐在身边陪着,日子好打发多了。

这日用过午膳,皇帝过来陪着说了会儿话,见似烟犯困,就哄她睡一睡,似烟看着丈夫的面容,缓缓合上双眸,但一入梦,却梦见了小晚。

不知为何,小晚和自己一样大腹便便,她们一同坐在太液池边吃点心喂鱼,忽然湖面上波涛汹涌,一条满身银光璀璨的巨龙冲出水面扑向自己。

似烟仰面倒下,身下剧痛,呼喊了声“孩子……”,从梦中惊醒。

她感觉到身下的异样,腹部一阵缩痛,她镇定地唤来宫女,冷静地说:“传太医接生婆来,我要生了。”

宫女愣了愣,待缓过神,顿时慌得不行,涵元殿很快就热闹起来,所有人进进出出,项润也撂下一班大臣,从清明阁赶到妻子身边。

“似烟,我就在门外。”项润紧紧握着妻子的手道,“不要怕。”

“皇上赶紧出去吧。”似烟很镇定,“您在这里,他们该吓死了,有皇姐陪着我,我不怕。”

长公主来推弟弟,笑着说:“有我在呢,似烟她不怕,难道是皇上怕?”

皇帝一步三回头,似烟含笑朝他挥了挥手,自然下一刻,就被剧痛折磨得变了神情。

接生婆在耳边不断地说:“娘娘,到时候您要用力,尽量减少分娩的时间,这样头一个生的快,第二个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活着。”(下一章20:00更新)

正文298儿女双全

就在皇后忍受分娩之痛的时候,凌霄客栈后院养在水缸里的莲花开了。

霈儿领着弟弟妹妹来看稀奇,去年他在皇宫里看见满池莲花,问爹爹客栈能不能栽,回家后凌朝风就为儿子倒腾了几口水缸。

虽然之后经历了种种事,可莲花还是在盛夏如期绽放。

“哥哥抱……”霏儿踮着脚,朝霈儿伸出手。

霈儿将妹妹抱起来,小姑娘见到花花十分喜欢,伸手要摘,霈儿先是不肯,可禁不住妹妹撒娇,允许她摘下一朵。

放下妹妹,见弟弟扒拉着水缸努力伸脑袋,霈儿便把弟弟也抱起来,不过终究是偏疼妹妹,才把霁儿抱起,他就说:“不许摘的,养在缸里才能开得久些。”

这会儿功夫,拿到了花花的霏儿一路跑回店里,费好大劲爬上三楼,气喘吁吁地跑到娘亲跟前。

小晚停下了手中的琴音,见女儿踮着脚举着手,要给她看荷花。

“是荷花开了呀?”小晚绕过来,将女儿抱起,欢喜地说,“霏儿知道吗,这就是你,也是娘。”

霏儿当然不懂,只是重复着花花好看,然后奶声奶气地说些小晚也听不懂的话,可是忽然间,荷花从霏儿的手里飘出去,那样轻盈地悬在半空,霏儿激动地喊着:“花花飞……”

小晚亦是目瞪口呆,想喊相公来看,又怕惊动彪叔张婶,只见优雅美丽的花朵安然浮在半空,轻轻一晃,越来越淡,变得几乎透明之后,就从母女俩眼前消失了。

“花花没了。”霏儿咕哝着,指着花儿消失的地方,告诉小晚,“花花没……”

小晚想起娘娘说,两年前的夏天,她看见一朵荷花从池塘上方消失,难道娘娘那里的荷花成了霏儿,而他们这儿的荷花,要去做小公主?

她不禁叹息:“娘娘又要生小公主。”

纵然小晚绝无重男轻女之心,以皇后娘娘的处境,若只能生女儿,她和小公主们之后的日子,都会不消停。

此时楼下传来小儿子的哭声,霁儿在楼底下大哭大喊地找娘,小晚不得不抱着女儿下来看,果然是弟弟也想要摘花朵,被他哥哥给打了。

小晚搂着霁儿,对小哥哥说:“你总是打他,往后霁儿不跟你亲了,娘会难过的。弟弟还很小,不要吓唬他,等他长大了不听话,你再打他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