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陈简恩的小心机

“现在在场的所有有钱人都是你待宰的羔羊,只要你挑上哪一只,是不是都得薅毛给你啊?”

“不过凭什么呀?凭什么人家就得薅毛给你啊?你算哪根葱啊?你要真想要那点毛,有本事去找孙悟空啊,人家一根汗毛可以变出八只猴子,可以给你好多好多毛。你去吧。”

陈简恩大手一摆,“去呀,说不定赶上个好时候还能当上女儿国国王,使出浑身解数留下唐僧,再体验一下年轻的奥妙。”

说完之后,陈简恩突然瞪大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四下打量一番,看着屋里那群蠢蠢欲动的记者,压低了声音。

“差点忘了,陈小姐,您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就算体验年轻的奥妙也回不去了。是不是啊?”

她笑的狡黠,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射出的光芒好像一把把利刃,将人无情地钉在案板上,刀起,刀落。

陈大志气的脸红了大片。

“陈简恩,你还果真是没有家教。网上的视频也没算白传,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这副嘴脸!”

陈简恩面色一变,“视频的事情是你做的?”她目光紧紧盯着陈大志,一动不动。

“是我做的又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反正现在你已经不是陈家的人了,就算有再多的黑料,也没有人帮你花钱撤掉。既然你今天这么有闲心,来参加老爷子的葬礼。那我也为你,奏一曲交响曲吧。”

陈大志冷冷一笑,对着身后的人群拍了拍手,那群记者瞬间看了过来。

这是陈简恩继两个热搜之后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记者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扛着摄像机就跑了过来。

陈简恩冷眼看着陈大志,“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敢来这种地方就要有承担责任的风险,我当然是想送你上路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记者们就已经蜂拥而至打断了她。

……

“陈简恩,据说你不是陈家的孙女,没有了陈家的庇佑,你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我们都知道你已经跟陈家闹掰了,这次出现在陈家的原因是什么呢?”

“据说你继承了五百万的遗产,那这笔遗产现在在哪里?”

“前两天的热搜是真的吗?你真的不行吗?”

……

本来前面的问题问的都挺正常的,陈简恩觉得自己倒像是苦情言情剧的女主角了。但是越到后面大家问的问题就越来越跑偏,尤其是刚刚那个记者直接问她行不行,惹怒了她的底线。

“我行不行你们就这么好奇吗?”

陈简恩眉头紧锁,一把拉过一个话筒,跟大家一字一句说清楚。

“我,陈简恩,今年十八岁,距离十九岁还有两个月。没有谈过男朋友,也没有跟别人闹过不良的影响。身体健康,肾脏也健康,请大家远离我的私生活,好好看我拍的戏,行吗?”

陈简恩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炸了毛的猫,有一瞬间竟然有点儿可爱。

记者们纷纷对视几眼,又把话题扯到了陈东风的身上。

……

“你也知道,之前您和陈东风的那段视频流露出来,视频里的您对陈东风破口大骂,请问这是真的吗?”

“还有第二段视频,陈东风对您动手,这也是真的吗?”

……

吴美凤在一旁听着这个刺耳的问题,下意识握住了陈简恩的手。

她有些焦急,有些慌乱,因为这两段视频都是真的,不管怎么说,陈简恩好像都不在理。

陈简恩在记者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表示给她安慰,下一秒对着镜头笑了笑。

今天的风有点大,微风吹起陈简恩的头发,轻轻拍打在她脸上。她今天没有化妆,又或者是化了淡妆。唇色很浅,眼底有乌青,应该是没睡好,看上去楚楚可怜的。

今天她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陈东风作为商业上的一个大腕儿,现场肯定少不了记者,既然有记者,那他跟陈东风的矛盾就必然会放到桌面上来提。

但现在陈东风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就算她说什么,记者们也只能当这是事实。

想到这里,陈简恩微微抬起头看向了大厅正中央摆着的,陈东风的黑白照片。

“对不起了陈老爷子,你当初打伤我的那一下,我现在要报仇了。”

她松了口气,眼眶里瞬间充盈着满满的眼泪。

十几万块钱一节演技课果然不是白练的,她现在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想哭就哭了。

她微微抽了抽鼻子,粉红的眼角垂下来,看上去表情十分痛苦。

在场的记者瞧她这幅样子,也都有些心疼。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来到这里给大家造成麻烦了。”陈简恩用力扯出一个微笑,让自己看上去更无辜。

“我知道我不是陈家的孙女,出现在这里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怎么说陈老爷子也给了我们遗产,就说明她是信任我们一家的。”

陈大志站在一旁看着陈简恩在这里装样子,气的鼻子都歪了。

“但是这笔遗产,我们并没有真正塞进自己的腰包。我们知道这笔钱,不属于我们,所以我们一家人把这笔钱捐给了山区的儿童。这些钱可以让他们穿上暖和的衣服,吃上热腾腾的饭,我们觉得很幸福。”

说这话的时候,陈简恩泣涕涟涟,声泪俱下,抑扬顿挫,犹如朗诵一般,随着春风拂过,慢慢飘进人们的心里,润物无声。

记者和其他的围观人员都有些心软了。

陈简恩心里有一点小窃喜,继续把自己的戏演下去。

“就算我们没有了这笔钱,我们也会努力生活。以前跟爷爷较劲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懂事儿,现在我长大了才知道了他的辛苦。是我叛逆,所以爷爷才会打我,你们千万不要把错都放在他身上。错都在我,是我太不听话了。”

陈简恩装模作样擦了擦眼角的泪,继续渲染自己的无辜。

“就算是我提出来把这笔遗产捐给那些儿童,都不能弥补我给爷爷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