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问心有愧

第129章问心有愧

但面对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场面并不是他想控制的。他只希望在场上的球员能少犯些错误。只要他今天不输,他就可以接受平局。

他相信马基科冈萨雷斯和他一样,不会在一场比赛中用尽全力。大多数球迷都能理解,英哥兰的第三场比赛是最重要的一场。

场上不断的流动和收敛,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再次投入进攻,显然在刚刚开始尝试之后,他们也明白了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比赛策略,这次进攻他们表现出了更多的耐心。

只有看台上的球迷一浪接一浪地疯狂地唱着、喊着,从比赛开始,我相信这会一直持续到比赛结束。

“伊涅斯塔试图在边路突破,胡安·弗兰没有给他机会,”恒利威尔威廉说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耐心地在外线寻找机会。”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马基科冈萨雷斯的防守训练能力并不比何塞差,”爱德华卡莱曼威廉漫不经心地说在他的指挥下,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球员有着非常好的防守态度。”

恒利威尔威廉笑着说:“不足为奇,就连埃克莱尔·艾哈迈德也会全心投入到防守上,我们知道他们的热情为什么那么高。”。

最终,伊涅斯塔和吐尔逊娜依·布莱德利几乎同时送出了进球的照片,但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战胜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的比赛是客场,而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战胜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的比赛则是主场。

“我说的赌法还是有效的……”苏峰说,“如果你认为自己最后能超过我们,就敢赌。”

“队长很厉害,”穆斯塔法本萨义德笑着说。

可以说,只要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在最后9轮不失分,在伯纳乌保持平局,不管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最终进多少球,按照胜负关系,冠军依然是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

西甲的排名规则非常神奇,所以他们目前还是有一些优势的,这可以保证他们两轮过后在伯纳乌的心理主动权。

“我们确实踢得不好,但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也踢得不好,”苏峰在采访区的最后一次采访中说。他看起来有点累,即使是在赛季末。

“我一直想成为三线的冠军。更不用说我的队友了,连我都没经历过。我真的很累,但我们得再咬一次牙。我相信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和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的疲劳程度不亚于我们。现在是精神意志力的竞争。”

“如果你看田径比赛,就知道终点线前的冲刺期是最危险的时期。那是威尔!

“嗯,是的,”张路点了点头有点像齐达内。”

两队之间的比赛远没有与比利亚雷亚尔俱乐部的比赛那么火爆、针锋相对。相反,由于风格和技巧相似,似乎没有硝烟。

射门完毕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没有看到球进的遗憾,迅速回到中场,没有在前场与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纠缠,也没有花那个力气。

布茨科茨轻松拿到球,但当他想与哈维合作时,加比的防守开始充满压迫,而由于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的存在,桑切斯也深有收获地协助费利佩防守。

布斯克茨看到哈维被追赶,防守非常严密,直接传给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也从内线撤退。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的突破现在已经成为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招牌手段。

穆斯塔法本萨义德作为一名伪中锋,撤场后与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做了一次合作,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开始了他的无悬赏对角线运球,一次直接的对角线运球从球场右侧传到了左侧。

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依然采用区域性的连锁防守,尽量不让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混淆整个防守体系,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看不到机会直肋,直接向伊涅斯塔的侧翼进攻。

“伊涅斯塔,退到禁区的角落。恩里克在禁区边缘。他不给。他把它给了维拉、维拉和小法。“哎哟,很快,他就在禁区的肋骨里了,”展军突然喊道。

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进攻有时是那么快,几次传球就能切成两根肋骨,这是他们最有力的地方。

不过,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已经做好了收回这张牌的准备,这张牌中的牌,并没有因为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进入禁区而惊慌失措。

比利亚在戈丁的防守下没有机会越过小禁区。他做了一个回击,把球送到了禁区弧顶。

穆斯塔法本萨义德补上戈丁的位置,帮助防守小禁区,球直接传给了他,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来接球了!

但就在他挥舞双腿截击前,一个身影摔倒,用脚将球捅向禁区前的贡萨洛·坎宁汉。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扶不住脚,只是踢了一脚,跌跌撞撞。

“是贡萨洛·坎宁汉,他及时出现,一推就毁了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的射门……”在与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比赛中,吐尔逊娜依·布莱德利的防守角色总是随着加比而改变。

加比抢球,他协助防守,因为他不必为自己的身体而战,而是依靠卡的位置。他对球路的预测和拦截效率更高,尤其适合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

贡萨洛·坎宁汉一拿到球,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阵型立刻散去,回到了开场姿势。然后,他在后场再次躲过了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前锋压力,击中了他们的腹地。

“现在,我们该冲刺了……”

……

几乎不停,就在马哈达奥达修了两天,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甚至上了去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大巴。

4月初,摩尔多瓦国道和高速公路两侧的绿色已经绽放,处处透出暖春的气息。然而,他们一进入马拉喀什城,那里的球迷就把他们当成冬天一样冷。

首先,他一路追截,在他们的公交车周围举着标语。幸运的是,苏峰听不懂摩尔多瓦语,只能说摩尔多瓦语,他也没兴趣问队友上面写着什么。

不能说好话。

因为现在还是在晚上,所以他们早上就来了,中午12点之前就到了,但是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球迷已经把他们的酒店收拾得满满的。

吃饭的时候,中午要休息一下,在外面喊。最后,马基科冈萨雷斯让组织者报警。

但这里是马拉喀什城。警察也是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他们处理得很匆忙。

苏峰在自己房间的窗户边喝运动饮料,透过窗户往下看楼梯。如果他宁愿中午不吃午饭也不愿和他们战斗到底,他知道这个游戏不容易玩。

在联赛出局的情况下,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只有欧冠才有出路,国王杯不过是鸡肋,锦上添花。

“当粉丝真累,”他喃喃地说。他戴上耳塞,在床上睡着了

马拉喀什城有马拉喀什城语。几百年来,由于历史的演变,它一直在寻求独立。

如果没有未来的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或许马拉喀什城的独立不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欧洲国家分为三个部分,一个地区的独立不是大事。

但是足球和政治在这里也是混合的。地区主义是世界各地的普遍现象。相同的语言、习俗和历史自然会导致当地人的趋同和排斥。

多次到过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吐尔逊娜依·布莱德利对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可能的表现并不感到意外,但这一次,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的爆发力非同寻常。

当时,每个人都围绕着他的风格和节奏打球,但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肯定不会,他必须适应这里的节奏,但一个组织的中场,如此关键的成长期改变了节奏,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失去了他擅长的东西。

苏峰向左前方推了一下,用右脚传球,然后迅速用脚掌将球拉回来,然后用脚弓从右前方突破小法。

“哎哟,漂亮”,小法左脚断球跳空,展军赞叹道,“写意,实用,埃克莱尔·艾哈迈德的控球技术越来越熟练。”

第二根高压线哈维很快出现在苏峰面前,小法也从后面快速刹车迎头赶上。然后他走了两步,在前场看不到任何明显的机会。一只右脚在脚背外拦住球,转过身,避开了小法,然后左脚把球推到了费利佩前面的左边。

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的整个矮个子菲利佩不止一个头。吐尔逊娜依·布莱德利因为腿短而欺负他。费利佩推到靠近中线的地方,面对包没有肆意突破。相反,他用自己高大的身体抵挡卡迪兹姆雷特·克拉克,并将球回传给后方的吐尔逊娜依·布莱德利。

他用左脚向后敲,仿佛用自己的节奏,再次让后脚准备断球的小法跳了一个空格,然后转身避开小法,只是为了追球。

整个过程显示出一种绝对的自信和放松。

然后右路前场传中一记挑传,将贡萨洛·坎宁汉的射门扳回。贡萨洛·坎宁汉吸引了对方的防守,然后移到了左边桑切斯脚下。

这样,几个步法好的球员负责分球,其他人负责接球。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在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高压下一步步进攻,也把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逼了回来。

阿莱克西斯桑切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每次见到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他都会发现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在应对他们的压迫方面取得了进步。到目前为止,他已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

“从与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比赛中,你可以看到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取得了显着的进步。现在他们整体上越来越自信,”詹解释说。

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的表现,或者说表现,迎来了卡尔德隆的阵阵欢呼。他不希望他的球队以艺术的方式击败对手,尤其是在摩尔多瓦。

在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35米区域,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开始了他们娴熟的跑动协调。前四支小队像银色航天飞机一样来回穿插,试图扼杀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防守阵型。

“乔治贝斯特,向后拉,避免皮克的侧向盘带。詹军说:“加比今天很高。”加比在背后寻求合作……”

他当然不想打中锋,但要守住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的防线,把球还给洛特!

“贡萨洛·坎宁汉上来了,远射……”他把小腿甩到了球边,这让布茨科茨下意识落后的节奏变得混乱。然后他的左脚趁势离开了布茨科茨,右脚划了一个弧线,然后又靠近了。

“哦……”随着球划出一道弧线,球直接偏离了立柱,这不仅引起了看台上的一片叫声,还把阿尔曼多·奥尔森吓得一身冷汗。

这个男孩玩的越来越鬼了

“哎哟,短了十厘米。贡萨洛·坎宁汉的动作停止了,连接很快。布茨科茨先生根本跟不上节奏。“真的很厉害,”詹军遗憾地说。

整个下午他们都受到华斯兰德贝弗伦俱乐部球迷的骚扰。据估计,许多抗议场面并没有这样壮观。如果不是警车,他们就出不了旅馆。。。。。。。。。。。。。。。。。。。。。。

成千上万的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球迷投身于这片浩瀚的大海,他们甚至连一朵浪花都砸不碎。。。。。。。。。。。。。。。。。。。。。

到处都是红色和蓝色,到处都是红色和蓝色。

它们就像外星人入侵细胞。他们想通过战斗摆脱周围有敌人的局面,然后撤退。

公共汽车上出现了罕见的寂静。带着一点紧张,马基科冈萨雷斯皱起眉头,担心有些球员今天打不好。。。。。。。。。。。。

球场外已经是这样了,球场内也没必要去想。他们今天不想在这里得到任何支持。

嘘声、辱骂甚至嘲笑都将成为常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