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辣手摧花

好书推荐:

墨核大厅之中,一切尘埃落定。

燕丹将巨子之位传给天明,并将一身修炼了四十多年的大宗师境界的先天真气也一起传给了他。

弥补当年他对荆轲的愧疚,也为了将盖聂这个即将踏入天人境界的剑圣彻底绑在墨家的战船上。

在诸子百家众人的见证下,墨家众头领拜见新的巨子,一个才十一二岁的小孩子。

“哐啷”墨核大门突然打开,一个墨家弟子浑身是伤,肩头上还插着箭矢,慌慌张张跑进来。

“报告巨子和各位首领,秦军开始大举攻山了,弟兄们快挡不住了。”

“什么?这么快?”众人惊呼。

“咳,莫要惊慌。”

燕丹脸色苍白,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往下流,强撑着精神下令。

“所有受伤的兄弟,乘坐玄武,从水路离开,其余弟子,从前山大路撤退,启动青龙,杀出一条血路。”

以机关兽玄武的空间,承载数十人已经是极限了。

在场墨家五部弟子和各家诸子,加在一起有七八百人,还有墨家的物资,只能从前山大路离开。

“巨子老大,我们撤到那个据点?”盗跖问。

“齐鲁之地,桑海之城。”

青龙,是墨家四灵机关兽中杀伤力最强的,它集中了机关兽朱雀和白虎的所有优点,更以墨家从地下提炼出来的墨油精华为武器。

田赐站在机关城外的山崖边,看着那架从正在倒塌的机关城中飞出来的巨大青色机械,心中的震撼无法言表,这玩意儿是怎么动起来的?

这简直是黑科技一样的东西,即使是现代世界,就算用尽全天下的木头,也造不出这么个奇特的东西,它的动力核心是什么?

青龙机关兽张开巨口,一颗足有一丈大小的火球吐了出来,砸向下面那密集的五万铁甲军团,引起一片火海。

近百名秦军被波及到,在大火中被烧得惨痛哀嚎。

简直是一面倒的屠杀,青龙机关兽一路所过,皆成火海,直接让五万大军崩溃。

墨家高渐离、雪女、班大师、大铁锤、徐夫子五位统领,儒家,项氏一族,韩宇一行人等所有人站在山口中,看着天上那架远去的机械,一个个目瞪口呆。

“好可怕的凶兽。”

才半个时辰,让号称秦国百战精锐的五万铁甲军团全军覆没,化成一片焦土。

“真是有伤天和。”

项梁看的头皮发麻,有这种机械在,这以后的战场上,谁还是对手?

“兵者,不详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张良压下了乱跳的眼皮。

众人都默默注视着眼前这一切,半晌后,络绎下山。

缺口已经打开,再不走,该哀悼的就是他们了。

“以为这样就完了?”

田赐远眺着向东而去的墨家众人,脸色一阵潮红一阵青白,身旁一丈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寒冰。

最终一股白色寒气从口中射出,脸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

幸好有长生真气护住了心脉和内腑,要不然月神那一掌打入身体,寒气浸入心脉,他不死也得半残。

真是太凶险了,以后这种险再也不能冒了。

天人强者,哪怕是半天人,也不是一个大宗师能惹得起的。

“主人的意思是,前方还有秦军拦截?”

明珠夫人小心翼翼的靠近,偷偷的观察他的状态。

“嬴政这盘棋下的有些大啊,那卫庄,啧啧,硬生生在五万百战穿甲军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虽然折了隐蝠和无双鬼,但流沙主体战力没有太大损伤,但墨家的人,可要惨了。”

田赐笑的有些幸灾乐祸,嬴政这一手,真是狠。

五万大军为明,五万大军为暗,悄无声息,连卫庄一时不察都中了伏。

“明珠,你刚才去哪儿了?”田赐背对着明珠夫人,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奴婢不是怕逍遥子赶上来纠纷不休嘛,就去将后尾处理了。”

明珠夫人娇嗔着,贴到田赐身后,伸手抱着他。

丰润饱满的身体使劲在田赐身上蹭,一股迷人的幽香直往田赐的鼻子里蹿。

“明珠啊,都说一块石头放在怀里都会捂热的,可我为什么捂不热你呢?”田赐莫名感叹道。

明珠夫人勾魂夺魄的脸上有些不自然道:“主人,你在说什么呀,什么石头不石头的?”

“老实说,明珠,你真的很迷人,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多少次让我欲罢不能。”

明珠夫人凑到田赐面前,玉臂揽着田赐的脖颈,媚笑道:“能将主人迷得神魂颠倒,是明珠的荣幸。”

田赐伸手将她搂在怀里,低着头在她耳畔亲昵说道:“意乱神迷都使我忘了,你从来都是罗网的人。”

感觉到怀中的娇躯一僵,他继续道:“这是你身上第八道异香了吧,也真是难为你了,每天都要换一次。”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明珠夫人脸色渐渐冷下来,声音越发冰冷,从田赐胸前离开,与刚才火热娇媚的佳人完全判若两人。

往后一退,却发现身后那手如铁铸一般,牢牢将她锁在怀里。

“怎么,舍不得?”她嘲讽道。

“亲爱的明珠,不要这么绝情,我们好歹一起都睡了那么久。”田赐低头,最后吻了她一次。

明珠夫人脸上神色不动,冷冷看着田赐,好像刚才被吻得是别人一般。

“我只是好奇,像你和雪女这些人,分散在七国是为了什么?苍龙七宿?还是其他东西?”田赐笑眯眯道。

明珠夫人眼底闪过一丝震惊,虽只有一瞬间,却已经被田赐捕捉到。

他大笑道:“我猜的果然没有错。”

“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罗网不会放过你的。”明珠夫人咬牙切齿道。

“你看不到那天了,看在你曾经服侍过我的份上,给你个体面的结局。”

田赐双眼中瞳孔变成了银白色,吸引着明珠夫人不自然对了上去。

他低下头,额头在明珠夫人额头上轻轻一碰,后者眼中的灵光缓缓散去。

半刻钟后,倒在田赐怀里没了生息。

“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动我的东西,还敢下毒害我,真当我精虫上脑,不杀女人了?”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

这秦时明月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不省心,一个比一个会算计,非要逼得他辣手摧花。

“我果然是个无情的人呢!”

自顾自的感叹了一声,拦腰抱着明珠夫人的尸体离开,好歹跟了自己一回,总不能让她曝尸荒野吧?

至于脚下那个让明珠夫人不惜铤而走险,为之丧命的铜盒,他再没有看。

都是废话,都被人掉包了,谁还要?

另一边,墨家众人再次遭遇重大危机,刚出机关城,才走几十里,就被王离的百战穿甲军包围。

此时,墨家五部的弟子还未来得及分散出去,儒家张良及一干弟子,韩宇一行人,还有尚在通缉名单上的项氏一族,全被百战穿甲军围困在山谷中。

前方的山林中,王字帅旗已经升起,一架一架弩箭对准了他们,只待王离一声令下,所有人就会被射成刺猬。

“怎么办?怎么办?”

盗跖急的上跳下窜,他是可以逃出去,但其他人不行啊。

失去墨家五部弟子,只剩首领的墨家还是墨家吗?

“班大师,能否将青龙召回,重新带我们杀出去?”

高渐离最冷静,现任巨子天明还在昏迷中,更只是个小孩子。

他是游侠部的首领,墨家明面上的主事之人,只能想办法解决。

班老头聋着脑袋,无力摇摇头,“青龙上的墨油已经耗尽,此刻怕是已经飞到了桑海,来不及了。”

高渐离看向张良,拱手一礼,“张良先生,眼下已是生死关头,不知张良先生可有办法,以解燃眉之急?”

张良眉头紧蹙着,半晌,目光看向身后的马车,迟疑道:“或许,可能有个办法,去请弄玉姑娘。”

众人心里也是一沉,连一向智珠在握的张良,都说出了或许可能这种词,今天,活下来的希望很渺茫啊。

俄而,弄玉和雪女二人连襟而来,前者一身青衣玉冠,风姿绝尘,星眸含光,如天仙化生,后者蓝衣银晶,纤腰一束,似凌波之仙。

沿途之人,无不两眼发直,目光呆滞。

“张公子。”弄玉颔首示意。

张良躬身下拜一礼,“弄玉姑娘,眼下已是生死关头,良恳请弄玉姑娘出手救我等一救,儒家,墨家,项氏一族,韩氏一族必深感姑娘大德。”

“日后,但有驱使,必将竭尽全力,万死不辞。”

众人虽不知弄玉有何办法,但却相信张良不是无的放失,皆拱手下拜道:“我等必深感大德,但有驱使,万死不辞。”

弄玉注视着张良这个许久不见故人,似笑非笑问道:“你怎知我有办法脱身?”

张良也笑,“我信得过姑娘,更信得过雀阁上的那位高人。”

“罢了罢了。”

最终,弄玉从腰间摘下那枚精致的火雨玛瑙,里面一道黄金色的剑气,璀璨夺目,熠熠生辉,天然生成,镶嵌其中。

这是东方九在闭关前留给她的保命之物,蕴含着他巅峰之时的全力一击,放眼当世,能接此一剑者,仅仅二三人也。

弄玉握在手中,催动真气,那火雨玛瑙渐渐散发出一道金光冲霄而起。

天地元气凝聚而来,在九天上形成一道扭曲旋转的云气旋涡,旋涡中心汇聚成一道十丈高的金色人影,面目赫然是东方九本尊。

那人影抬起手中金色的长剑,对着下方的山峰,挥出一剑。

那一剑,天色猛地一暗,天地间的光芒都仿佛为之所夺。

金色的剑气扫过,大地翻身,江河倒悬,打穿了所有拦在前进路上的一切有形无形之物。

“轰”最终斩在了下方那座显得雄伟峻峭的山峰上,顷刻间,山崩地裂,在一声巨响中,半截山峰被削去。

月神、大司命、田赐、逍遥子等人远远看到那惊天动地的一剑,也看到了东方九那天神一般的身形,心中生出一股莫名滋味,久久不能平息。

待金光消散,尘埃落定,眼前的一切,才重新出现在所有人眼里。

那只剩下一片废墟,大地皲裂,山河枯竭,生灵死绝,前方上百丈高的山峰上,偌大山林,被齐生生连根拔起,再无一寸绿色。

整座山峰,被拦腰斩断,光秃秃的半截山腰显得异常突兀。

可怜王离,一代帝国上将,连带着五万百战穿甲军,还未来得及出场,就已经领了便当,提前退场。

在场所有人干巴巴的咽了一口口水,扭着僵硬的脖子,怔怔看着那半截山峰,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一剑过后,云气旋涡和东方九的身影就已经消散,天色恢复正常。

弄玉低头,只见那颗火雨玛瑙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粉末,被微风一吹,随风消散在空中。